得罪讲句,感谢大英祖国,天津大爆炸呢种规模既人祸(暂时)唔会

 

关于天津化学品厂爆炸,不妨讲两句。

发生如此严重的灾难,其主因有二:

一、官商贪污腐败。按报道,设厂的企业背景固然可疑,更重要的是如此危险的化工厂居然可设置于民居,而本来储存10吨危险化学品却实存700吨,地方官员却默许如此,可见极不寻常;

二、消防编制之简陋落后。北国的消防编制,乃从属于武警,换言之他们是军人。但其服役年限有异于终身职的干部,仅需服役两年,其主因是节省开支,因为要训练及聘用专业消防员成本太高(如香港消防员需于学堂培训三年)。是以他们根本不可能累积足够经验,处理重大事故,就连较先进的装备也不会使用,仅能如雷锋式的救灾,白白牺牲性命。

更不堪的,是投入救灾的「消防员」,有部份甚至不是正式编制的人,而是当地组织的消防队伍。他们比上述的「正规军」训练及装备更少,加入救人行列,无异送羊入虎口。

至于香港,可以断言,发生如此重灾的可能性极微。

首先,是政府部门分工的明细。火药之类爆炸品,由土木工程拓展署旗下矿务部管理;喉管流动的气体,则由机电工程署负责;至于石油气罐,则由消防处负责。危险与否,除了物品性质,亦取决于数量。而平日的危险爆炸品,主要分散地存放于本港各地的偏远地区(Remote Areas),仓库储存量有极严格的限制,数量不多。

得罪讲句,感谢大英祖国,天津大爆炸呢种规模既人祸(暂时)唔会

例如狗虱湾政府爆炸品仓库,位置处于图中橙色方框,地理位置邻近梅窝。但该地三面环山(~100-200m),週边海面皆为禁区,确保无人接近,英政府几识拣地方。若然按中心範围4km计算,受影响机会最大是坪州。而梅窝有山势阻挡,风险甚低,而距离更未达迪士尼。

至于危险化学品的储存,亦有相关消防条例及严格标準规管发牌事宜。如仓库本身必须抵受四小时持续燃烧,高度可让钢梯攀爬而上等,储存量同时受限。而诸如工业用的Electronic Gases,就因为研究后认定其极为高危,至今未有发出库存牌照。

当不幸遇上危险品爆炸,消防首务并非即时「扑灭」,而是先弄清储存品为何物、仓库布置等细节评估风险,同时阻止危险品扩散蔓延,并立刻联络专家研究,再决定如何处理。例如是回天津大爆炸其中一种化学品氰化钠(Sodium Cyanide),遇水则渗,造成严重毒害,故此不能胡乱射水阻隔。

另一关键,在扑救任务全由现场总指挥(Officer in charge)负责,即使遇有上司反对拯救方案,亦不能横加干涉,除非OIC同意并採纳意见,或者将OIC的权力转移至对方身上,但指挥之责及后果,均由最终的OIC一力承担。

若然灾情甚鉅,要组成紧急跨部门小组,该小组中的保安局长祇会担当联络、后援及尽量配合前线部门各自负责的工作,换言之那将会是支援中心(Supporting Centre),而非发号施令的指挥总部(Commanding Headquarters)。例如嘉利大厦火灾,港督彭定康于事发三小时后方到达现场,而且不会如北国的领导般嗜好「指导救灾」,因为那是妨碍拯救之举,是以仅勉励消防员数句,旋即离开探望伤者。

在此感谢英治港府,因为以上种种优良的编制及管理传统,都是由他们遗留下来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